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请大家喝养乐多的家伙不是坏人

“今天也是好大一轮满月,本想是个辉夜姬都会降临的夜晚…” 
   
  我一直记得去年冬天的某个凌晨,我跑在空无一人的街道,嘴里不断呼出白色气体。四周静得出奇,偶尔被呼啸而过的大型卡车打断。跑过身旁的一栋栋建筑,追逐低悬的一轮满月。在某个特定的位置,它变得无限大,散发出温柔的光亮,孤寂地映照这萧瑟的空间。我从未见过如此硕大而美丽的月亮,仿佛伸手就可以捞到。在那一刻,它就是我跑步的全部动力。 
   
  “我用什么才能留住你?我向你献上瘦落的街道,绝望的落日,荒郊的月亮。我向你献上一个久久地凝望过孤月的人所感受的凄凉…我给你我的寂寞,我的黑暗,我心的饥渴。我试图用困惑、危险、失败打动你。” 
   
  高杉晋助。 
   
  一个死中二病让我念起那天的月亮,心上泛起疼痛的褶皱。实在意外呀。 
   
  我用短短28天的时间补完了7年份的银他妈,跟着又哭又笑,像个找到二次元外壳的卢瑟蜗牛。我喜欢天然卷糖分控带着吐槽四眼和大胃萝莉,吊儿郎当地办着万事屋,把废柴无趣的人生过得有滋有味,行走世间,不断的羁绊,不灭的灵魂。无论有多无节操无下限的日常,银他妈要诠释的终究是少年漫不变的正义、热血和赤诚。不管走过多少个春夏秋冬,阿银要守护的东西从头到尾都不会变的啊,他为自己的原则而活,堵上他那折不断的闪耀着银色的灵魂。 
   
  不变的东西真的一成不变吗?高杉还在你守护的单子上吗,阿银?你会笑我的吧,因为那个人会一脸不屑,鬼畜地乱笑:kukuku,守护是什么东西,我只要毁灭一切,直到体内翻滚的野兽停止呻吟。 
   
  同样是背负沉重的过去,失去过生命中很重要的人,银时选择望向未来,高杉选择停在往昔。 
   
  一个守护,一个破坏,但相同的是悲伤的眼神。

      夜叉的魔性和修罗的鬼性是相通的。银时一定很懂高杉,只是他收敛、蛰伏。高杉呢,将暴戾不断地放大。他觉得被国家背叛,被同伴抛弃,陷入偏激的漩涡。他的温柔他的热血都埋在缠着绷带的左眼之下,随老师的死一起溃烂。我梦见过他绷带下的眼睛是一个黑洞,就像他的心,禁锢着没有一丝光亮。我被这样的黑暗吞没,窒息感紧缠心胸。 
   
  喂,你,那么孤独,那么缺爱。 
   
  总是披着单薄的紫金和服,美艳的蝴蝶却无法翩跹起舞。 
   
  总是举着烟袋,孑然一身,站在船头。 
   
  总是画舫凭栏,弹着三味线,无人和你的旋律合上拍。 
   
  你说回忆是很珍贵的东西啊。可是只有回忆没有现实的你会被撕碎的啊。 
   
  当天然卷笨蛋和天然呆假发仍然把背后交给彼此,挥着刀指向你,和你决裂。你在那里笑着,心里是不是已经血流成河? 
   
  你用爱和忠诚的名义去伤害,去破坏,去毁灭。 
   
  你无药可救,我也无可救药。无可救药地在意起你这个中二白痴,仍然固执地相信会那样深爱一个人的你还保留着温柔的情怀。手执武士之刀,立足于世,既然你眷恋着过去,也总会记得他教你的行事做人之道。 
   
  被洗白的设定不适合一身黑暗的你吧,何况你也无所谓。你早就做好了死的觉悟,但是我才不要呢,我愿用一生节操换你毫无节操地崩坏,我要Joy 4围在一起搓麻将,要你拾起过去的羁绊,珍惜它。
   
  你内心的野兽也是这么想的,你到底有没有仔细听过? 
   
  如果空知猩猩让你带着一身中二去死,我也会中二地觉得银他妈的世界是地狱,该焚烧掉。 
   
  毕竟,请大家喝养乐多的家伙不是坏人,呐,是吧? 
   
                                                                                  2014-04-13 22:15:16



评论(4)
热度(18)
  1. 这颗柚子不太甜波波 转载了此文字
    我亲爱的你什么时候醒过来呢,快醒过来看看这个颠覆了的世界看看那些爱你的人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