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554:猩猩脑洞堪比黑洞


这坟我是带他们白上了


前番去松下私塾给松阴上坟的时候带着点假戏真做的心情【何?】总脑补在猩猩并未展现的银魂案卷里,总督每年都会在固定的时节到坟上献一壶酒一束花,抽个个把钟头的烟,抬手抚上左眼,“啊,那家伙还是那么没长进。”

519出的时候,我当场石化了,猩猩你够狠,简直让银高万劫不复。

然而我小看了猩猩撒狗血的能力。随着“虚”这个人物的出现,就一直隐隐地觉得担忧,可是怕什么来什么,就算我把554在心里骂个千百遍,仍然改变不了事实。

事实还这么操蛋:松阳是虚500年不死之生中一瞬间展现的笑容。

妈个鸡这什么鬼?

暗杀篇银高打斗的时候,高杉面前出现了松阳的幻影,银时及时把他拉回来“我们的老师已经不在了,能阻止我们的只有我们了。”新剧情一出,银时的脸打得啪啪响,何况总督还不在场?!如果说银时追随的是松阳授予的精神,是超越于肉体的与灵魂比肩的信念,那么总督基本上就是追随松阳这个人。因为总督选择了复仇和毁灭,因为这个世界利用他所爱之人之手把他所憧憬之人斩杀,把其推崇的光给浇灭,于是他失去了方向。松阳说迷茫着迷茫着就找到路了,只要坚持自己的武士道就好了。总督的武士道即正义,即从当年那个私塾生出的羁绊和希望。他和银时同样“不成器”【这点其实倒让我意外,我之前觉得高杉应该各方面恪守完美主义,然后参加攘夷战争也是为了实现男儿抱负什么的】,但银时选择难得糊涂,高杉的眼里却容不下一颗沙子,血债血偿,杀不了银时也杀不了自己,干脆毁了世界,那一切也就结束了。两个人以不同的方法在逃避,一个以保护的名义,一个以破坏的名义,一个用万事屋,一个用鬼兵队。

一切都源于松阳,矛盾的中心体在松阳。但松阳死就死了,银高打过架就算不是完全的释然也是大部分心结可以解开。这样才深刻。现在跳出个虚把整盘棋又给打翻重新来过。我万分不接受虚=松阳,就算松阳只是虚的一个善人格也是牵强。为什么要把他们扯在一起呢,就算虚是松阴也好啊。这对Joy 3太残忍了。

不敢揣测总督知道后的心情。但又希望总督醒来和银时及桂一起面对。因为该来的总要来的。只是当总督发现他要毁灭世界的主动力没有死且以更可怖的面貌活着,他是否会质疑过去10年间所做的一切。哪怕他们三个以及读者都认为松阳已经死了,不管有没有什么虚,他都已经死了,如果最后大战的时候,虚体内的松阳又出来了呢?

松阳曾经和总督说,我捡了银时,但谁知道是不是他捡了我呢?串起来就是在遇到银时之前,虚因杀戮过多突生迷茫而质疑,于是换了个身份寻求一下内心的安宁。然后他从银时和其他小小武士那里找到了生的意义:不是虚无。

我后来又逐字逐句看了一遍554,仍然试图将松阳和虚分开,也许以松阳身份活着的时候他还并不知道自己是不死之身。在私塾教学期间,他无意中获得了龙脉的力量,519银时弑师后天照院回收尸体烧掉,这个时候才出现“异变”,而他重生后回到最早的杀戮成性的样子是因为龙脉具有reset的功能【回到出厂设置?】。但后来信女说500年来都是同一个男人又把我脸打肿。不过信女毕竟年龄小,500年的事情都是道听途说,最后也留下质疑“他到底什么时候获得龙脉的力量,什么时候开始不死之身,体内是否还有松阳”,这一切都是谜。把死马当活马医的我,也只能从这些小细节去抠漏洞,给自己还留那么一道缝隙的光。

最差的结局大概是虚把总督逼到更黑化的境地,最后利用总督杀了自己但也彻底毁了总督?

联想到鬼兵队的最后之日,这个flag满满地竖起来,真是糟心。

呸,那样我就马上出坑。

稍微圆满但俗一点就是龙脉的力量最终被毁,虚死了,回到了松阳的状态,松阳不再是不死之身。银高HE。

不管怎么说,之后的主战场都会是宇宙,554一出后让倒幕一下子变得有点渺小?这从历史正剧跳到SF的过山车玩法...前后断层,真是无法适应哎?!猩猩你至少考虑一个软着陆不行,至少等大家救起总督,正面遇到虚的时候再让信女小姐做解说不好咩?岔出去说一句,我觉得星海秃头是无间道。

555,希望不要让人呜呜呜啊…………


评论(2)
热度(6)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