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叫醒高杉的n种方法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伪all高?

|OOC依旧

|抢在被猩猩打脸前的段子,意味不明

----------------

叫醒高杉的n种方法

高杉觉得头昏沉沉的,他蜷了蜷身体,让自己躺得更舒服些。有一些光和黑点隐隐地从远处投进眼眶,他的眼睑微微动了一下,并未完全地睁开。由远及近的人声在他耳畔似有起伏,让他听不真切。等熟悉却又陌生的声音在他头顶响起的时候,他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做梦。

“啊哈哈哈哈哈啊哈哈哈,所以小晋还没醒吗?”这么夸张的大嗓门不会有第二个人。

可是他无法分辨此刻他身在何处,快援队的船上抑或鬼兵队的领地?他悄悄地让眼睛眯开一条缝,没有转向那声音的来源处,只能略微看到天花板斑驳的裂纹和不剩几张糊纸的窗棂。外面好像阴雨淅沥,让人心情莫名的压抑。然而没等他进一步细想,又有说话声钻进他的耳朵。

“身为攘夷志士中最过激的男人竟然优雅地躺在这里装公主,这个画风太不对了。我待机的这些日子里,你们都做了什么?这部漫画越来越堕落了。”

“喂,不要因为高杉的挺尸就把过错加到作品身上,阿银我可不担这个责任,想都别想。”

“在下把这个地点透露给各位不是让你们来吐槽的……”

这下高杉觉得更糊涂了,辰马和他速有生意来往,在场并不奇怪。可另外两个明显是目前与他处于敌对状态的竹马之交,而且还搅进了一个万齐。难道他睡了太久,堕入了意识的深渊。他想伸手扯一下自己的脸,迫于眼前的形势不得不把这个念头扼杀在脑海里。

“叫醒他不就好了吗啊哈哈哈哈?”聒噪得烦人。

“那你去啊。”懒懒的声线,听不出波澜。

“你看我干嘛?我可是奔到宇宙尽头来砍他的啊。”

“啊哈哈哈啊哈哈哈,你们果然还和以前这样,心里担心得要死,嘴上还死撑。”戴着墨镜的棕色卷毛摆摆手,朝万齐走过去,“耳机小哥,别管那两个别扭的家伙,我们先去试试吧。”

“可是晋助他..我们之前该用的医术和药物都试过了,除了等他自己醒来,别无他法吧。”

“不不,这世界上有很多不科学的事情啊哈哈哈,有时候也要借助外力推动一把才可以呢。”

“你们这么吵,我早就醒了。”高杉在心里吐槽。不过这样的机会不多,他隐隐地有点期待接下去发生的事情。

“你们都静一静吧。”说话的是万齐,他取下背上的三味线,调好弦,弹将起来。低沉的调子从指间拨出,透着一股冷冽,和外面的天气不谋而合,空气中都弥漫着悲伤的气息。但继而,节奏越带越快,按着弦头的手指灵活地移动,拨子扫过琴身的力度也变大了,似乎在诉说着什么激烈的感情。高杉被层层的音墙包围,心间倒是感慨无数。这首曲子是他和万齐一起作的,那还是他们相识不久后的事。当时的高杉极为落魄,他离开攘夷主力军带着鬼兵队另辟蹊径,然而部下被捕的被捕,牺牲的牺牲,情况已是相当绝望。万齐则自诩为单干的侠客,他只是看不惯这被天人蛮夷任意践踏的世道。他们的相遇纯属偶然,万齐只是目睹了这个身心遭创的青年奋不顾身挽救同伴的场面,被他的意志撼动而出手相助。后来当他发现高杉不仅是传说中的鬼兵队总督,更是一个知晓音律的风雅之人,他对他的敬重又添几分。万齐平时少言寡语,凡事都要套上他的旋律,以琴作答。高杉也不是啰嗦之人,无数个夜晚他们对坐而弹,沉淀内心的哀愁,月光透过窗户照在地板上,渲染一层寂寞。那支曲子只是旧鬼兵队覆灭后高杉发泄出的即兴之作,音色低得骇人,带着一腔仇恨,万齐听到后加入自己的乐段,让曲调慢慢高亢起来,高杉说就像黑夜里有了光。后来他们立了誓约,重建鬼兵队,握着执念,走至今日。

高杉默默地握紧拳头,他听得出万齐将他的焦虑和不安藏在琴声里,而后,弦断。

“晋助…”万齐起身唤了一句,看不到墨镜后的表情。

“啊哈哈哈哈,耳机小哥你弹得不错啊。”辰马挠挠卷毛,“虽然我听不懂啊哈哈哈。”

这个白痴。

然后辰马走到高杉身前,推了推他,“诶?还没醒吗?”高杉不动,虽然他很想立刻起来把他的棕色卷毛踩到地板缝里。

“那我来我来啊哈哈哈。”辰马拉过张凳子坐下,“其实小晋介,我这次给你带了很多东西啊。”边说他边往怀里掏着。

“这是O吐星的防呕吐罩,你每次和我在船上见面交易啊都躲我很远,怕我像第一次那样吐你一脸啊哈哈哈,戴上这个隐形的罩子就一切解决啦。”

“这是GUNPower星最新研发的手枪,射程比我现在用的远三倍,小晋你还记得吗,我这把手枪还是当时和你们分别的时候你送的,你说从天人那里缴获的东西用不惯,给我带到宇宙防身。然后我就用惯了再也离不了身,也想给鬼兵队带去最先进的武器啊哈哈哈啊哈哈。”

“这个是宇宙里目前很流行的β绷带,月抛的哦啊哈哈哈,你不用每天都换了…”他说着靠过来,“诶,小晋这样摘了绷带很清秀啊啊哈哈,像是眼睛没坏一样,可以摸一下吗啊哈哈。”

高杉觉得自己额头上的十字路口肯定很明显。他的鼻尖开始泌出一层细汗。装睡真讨厌啊真讨厌。

“这是养乐脱星经过升级的养乐多,等你醒了,我可以带你去那个星球玩;这是肺癌拜拜牌高级烟草,味道正而且健康,已经给你下单了几箱;这是……”

然而辰马仍旧不断从他的风衣里掏出新鲜玩意儿,滔滔不绝,这种哆啦O梦的设定真的可以吗?真的不会被投诉吗?!拜托来个人阻止他吧。

“坂本,你可以了。”像是听到了高杉的心声一样,站在一旁的桂咳嗽了一声,“你看高杉根本没醒。”

“诶?啊哈哈哈是呢啊哈哈哈..哎呀这个尴尬..啊哈哈...假发你来吧。”

“不是假发是桂。”黑长直不忘反驳一句,他走过去,“依我看,叫醒高杉还是需要松阳老师。”

高杉的心里咯噔了一下,假发果然切开是黑的,小的时候他不认真背书,桂只要露出松阳那样的微笑说:“老师会不开心。”他就没辙了。更有甚者,他有一次骑在银时肩上,半夜到高杉宿舍cos松阳训斥他偷懒不整理内务,把他吓得不轻。

“可是老师已经不在了啊。”银时的声音。

“我们把老师活了的事情和他说啊。”桂接着。

老师还活着?如果不是还残存一点理智,高杉觉得自己马上就要跳起来了。

“呐高杉,快点醒过来吧,老师有没有死,要你自己来判断。还有啊,你不起来我怎么砍你。”

高杉在心里笑,想起那时桂和银时信誓旦旦地说要砍了他。我们三个,就是笨蛋啊。

他有些累了,觉得马上就要睡过去。

“行了啦假发,没用的。”某死鱼眼从鼻腔里发出一声不明意味的轻笑,“就让高杉继续当他的睡美人吧。”

“喂银时,按理说你和他最熟,你去试试。”桂不听他,“睡美人需要个王子什么的吧。”

诶诶诶?这什么节奏……高杉在心里咆哮,睡美人你个头啊。

“嘛,真麻烦啊。”银时径直走到高杉床边,索性侧着躺上去,背对着其他人。

高杉忍不住了,伸手想把他推下去,被银时一下就抓着手腕,他凑到他耳旁轻声说:“高杉君,别动哟,我早知道你醒了的。”

银时松开抓着高杉的手,沿着他的脸勾勒他的轮廓,然后抬起他的下巴,“你还欠我一个吻哟,阿银现在要讨回来。”

高杉知道他指的什么。那是攘夷时期一次小规模的战争,他们约好比试谁俘获的敌人多,银时提出的赌约是一个吻。高杉只当他恶作剧,当下磨刀霍霍地杀将出去,然而最终以一条尾巴的劣势败给银时。他们擒下的俘虏一样多,然而银时那里有个远古爬虫类的天人多了一条尾巴,银时揪着这个不放,高杉只好自认倒霉。他觉得这个赌很碍事,抱着速战速决的心态在清点完毕的当天晚上就把银时拉到离驻扎地有一段距离的田地里。

他的脸憋得通红,闭着眼睛,站在那里,抛下一句“来吧。”银时噗嗤一笑:“喂喂,我说怎么和就义一样。只是一个吻~~呐。”说到吻这个词的时候他故意拖长了音节,让高杉更加愤懑。“我技术很好的噢,花柳街的花魁晋子小姐被我一吻就软倒在怀里。”如果白夜叉自称是世上脸皮第二厚的人,那没人敢称第一。高杉的牙齿咯咯作响,“哟,吃醋啦?”银时继续笑道。“呸!”高杉准备推开他走人。然而银时伸出臂膀拦住他,顺带把高杉的手拉到自己背后。“好了不逗了,放松点,我们接吻吧。”高杉抬头看着他,对方的眼神竟然相当认真。银时把脑袋凑过来,鼻尖蹭到高杉的,卷曲的毛发擦过他的额头,弄得高杉心里痒,跟着心脏开始剧烈跳动。“高杉。”对方只是很温柔地叫了他的名字,嘴唇一点点靠过来,高杉觉得他的脚已经有些站不住,手更紧地环住银时的背。然而当银时的上唇刚碰触他的,后面不合时宜地响起假发的叫声:“银时,高杉,总算找到你们了,敌人晚上突袭!你们带的兵都已经上了,我来找你们的!”桂一脸焦急,他什么都没发现。银时应了一声,摇了摇头转身就走。高杉则仍然怔在原地,舔着上唇。银时回头,一脸狡黠:“喂,大少爷快点了!等仗打完,我们继续啊。”

然而这个被打断的吻终究还是没有继续。在不断的征战和迁徙中,他们都默契地选择遗忘。在尔后的岁月里,银时抛弃了这浪漫而纯真的步骤,直接和他上到三垒,高杉却始终觉得欠缺了一块。

所以当银时说要讨回这个吻,高杉突然有点释然。他的手环过银时的头,把两人的距离拉近。银时琢着他的唇,感受到那上面干涸的细纹,然后吐出一段舌尖,高杉也学他只伸出一小段,舌尖相碰,轻轻地舔舐。来来回回了几次,银时才把他的舌头完全伸进对方嘴里灵活地游走,扫过齿贝,进入口腔腹地。高杉动用自己的舌头捉它,却总是被它躲开。高杉气得用牙齿去咬,逮了个正着。银时只是笑着让两条舌头趁势勾在一起,一阵舔弄发出咕啾咕啾的声音。这个吻充满宠溺,让高杉舍不得松口,他在其中回味他早已失落的青涩。当银时从他的口中退出,高杉的脸颊一阵绯红:“喂银时,欠你的我都会还的。”银时看着他骄傲的恋人,牵紧他的手:“噢我也是呢,看来要还好久。”他偏过头,用舌头舔过高杉的耳廓,湿湿的触感让高杉心里发麻。“不如就在这里做吧,晋助。”

听到这话,高杉抬手一个勾拳揍飞面前这个不要脸的混蛋:“坂田银时,你给我适可而止!”

“疼疼疼疼...”银时捂着下巴,一脸莫名其妙,“高杉你连做梦都要和阿银打架吗!”

“银时!你不愧是和高杉有强烈的打架感应,你看你一接近,他就打你了!”

“啊哈哈哈,还是金时有办法把小晋弄醒。”

万齐站在一旁不语,墨镜反过光“白夜叉不愧是白夜叉,是在下输了。”

高杉坐在那里,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等等,前面在做梦?诶不对?可是现在...又算什么?

这些人是来“救”他的,比梦更真实地存在于他的身边。他似乎听到他们说着什么“欢迎回来”,他瞥见银时悄悄地对他勾起嘴角,一脸欣慰。

妈呀他这一马拉松式的昏迷简直颠覆了剧本啊。他不可置信地下床往门外走。

“高杉你去哪儿?”

“找猩猩作者聊聊人生!”

门“哐”得一关,外面的雨已经停了。

FIN

----------

写在后面的话:

1.献给蛮酱,献给蛮酱,献给蛮酱(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2.我好喜欢攘夷杉,好想欺负他,揉揉他!其实这篇最早只想写那个被打断的吻;

3.万高是知音,坂高是宠溺,然而桂高我写不出,那么失败我的错,本来还安排了神威,但发现威高更加拜拜;

4.我把三次元总督送龙马小手枪的梗加进去了;

5. 最喜欢银高,最喜欢银高,最喜欢银高(重要的事情仍然说三遍);

6. 你可以当成高杉一开始就是做梦,也可以是银时讨那个吻债的时候他在做梦,总之这个布局我觉得还不错;

7. 感谢看到这里,让我们期待猩猩撒糖。


评论(2)
热度(72)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