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筑爱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建筑师银时 x 设计师高杉
|一个小段子,ooc
|只是最近一周被搭展、参展和拆展搞到几乎精神分裂的发泄甜饼

-----------------
筑爱

成排的货车隆隆驶来,打扰了这静谧的夜色。笨重的发动机声漫过耳际,沉闷的喧响盖到胸口上,堵得人心慌。躁动一直蔓延到展馆内,那里灯火通明,乒乒乓乓的敲打和混沌刺耳的锤击乱成一片。坂田银时在场馆中央最大的展位上扒着一份炒饭,不时还抬头指挥着其他人的工作。进度在掌控中,他顺手拿起配饭的山药排骨汤,美美地吸溜起来。

“呵,好像并不是怎么艰苦。”

坂田朝斜上方传来的声源望去,一个男人眯着眼打量他,弯弯的嘴角带着几分讥诮。坂田并不恼,相反的,他的脸上浮现出笑意。直挺挺地站起来,俯视着面前比他稍矮一丢的男人,对方穿得正式,怎么看都和脏乱的现场格格不入。坂田扯过那条艳紫的领带,把男人拉向自己,衬衫的领口微微松开,露出主人脖颈处好看的白皙皮肤。坂田咽下一口唾沫,望进对方翡绿的眼睛,那里就像黑夜的星辰熠熠动人。心上像被什么抓挠,坂田摘下自己头上的安全帽轻扣在男人头上,俯身向他唇边凑过去,男人瞥了眼他嘴角的油渍,眉头蹙了下想躲开,却被他圈紧肩膀,不由分说地吻了过去。他舔着对方光滑的唇瓣,一圈圈几个来回,仿佛那是甘甜的蜂蜜,令他欲罢不能。舌头娴熟地侵入对方口中,和另一条缠在一起。并未系紧的安全帽向下倾斜,帽檐压到坂田头上,扁塌了几根卷毛。他才回过神他们在场地中间几乎毫无遮拦地任性接吻。然而他才不管,他爱极了那温暖的口腔,瓠犀般的贝齿,柔软又倔强的舌头,他舔着每一处,无法餍足。他能感受到对方的欲望同他自己一样强烈,舌头试图卷紧他的,不断吞着他的唾液,甚至舔走了嵌在牙齿缝里的山药丝儿,喉部滑过微不可察的喘息。他们就这样放肆地吻着,直到喘不过气。

“这里可不是大少爷来的地方呐,高杉。”坂田微微笑着,为对方系好安全帽,然后蹭到对方耳边轻咬了下耳垂,“而且你在这里,阿银我没法专心啊。”

被唤作高杉的男人一改刚才和坂田的缱绻姿态,一拳捶在对方胸口,疼得他“嗷呜”乱叫,“银时,你还真是慢啊,我都等了很久了。”

“你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吗?每次设计出来的东西都那么天马行空的,考虑一下实际操作的难度啊?”嘴上归抱怨,坂田的手不自觉地往高杉的腰上掐了一把。

“哼,今天又要通宵了吧。”

“对呀,怎么?没我陪睡不着吗?”坂田笑得一脸深意。

“我走了。”本想抽对方一个耳光的高杉想想还是放下了手,“明天验收。”

对集英建设的工人来说,顶着极限的疲惫通宵作业已成习惯,不堪的忙碌却成为兴奋的强心剂,在外人看来简直像不可思议的传奇。然而从前的集英并非如此,直到坂田银时加入后,整个搭建团队才被高效地整合在一起,处理的工程严丝合缝,滴水不漏。“白夜叉”的外号不胫而走,雷厉风行地令人徒生敬意。很快,他就引起了鬼兵建筑事务所首席设计师高杉晋助的注意。

见到银时后,高杉才发现他并没有传闻中那般英明神武。他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毛,一双死鱼眼像是总也睡不醒,言行举止也极为的慵懒和随意。然而高杉觉得坂田让自己莫名安心,他只是淡淡地说能实现他的设计,就让他深信不疑。事后回想起来,高杉觉得自己大概是着了什么魔。

着魔的不单是他。在集英建设为他实现第一个案例后,坂田在项目竣工的庆祝筵席上把他拉到角落欲言又止。他不断挠着卷发,眼神扫着地板,好像很紧张。这时有人唤高杉过去喝酒,坂田一把抓住他的臂膀,紧得让高杉有些许吃痛。对上他赤红的双瞳,高杉觉得对方前所未有的严肃,坂田的额角甚至渗出了几滴汗。

“高杉,我的愿望是造出不可能的建筑,在看到你的作品后,我觉得我们是同一类人。以后只要你能设计出的,我就能帮你实现。”

“哦...”高杉应该对这样的认可和承诺感到高兴,然而他还是有点失望。他突然发现自己在期待着什么,头脑却一下子转不起来,然而坂田接下去的动作让他的大脑彻底当机。

他吻了他。

一开始只是很生涩很试探的吻,然而高杉却没有任何反抗的迹象,于是坂田便搂住他的腰,舌头大胆地伸进对方嘴里。像是早就有的默契,他们热忱地交换着呼吸,感受对方擂鼓般的心跳,高杉的身体甚至有些颤动。

在结束这个吻后,两个人对视着一言不发。片刻后,高杉先转身离开,就像什么都没发生过。

坂田回味着刚才的吻一脸恍惚,直到手机的短信震动提示把他拉回现实。

来件人显示着“高杉晋助”。

单是看到这名字坂田都觉得浑身发热,他有些抖地点开信息。

“我把设计图纸发你邮箱了,将来的家。”

FIN.

评论(4)
热度(38)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