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无趣变有趣往往只因一个人的关系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现代AU,酒店职员 x [准]酒店业主
|作者出差坏掉了,随便弄个甜糖小短篇,博君一笑莫当真

--------------------
无趣变有趣往往只因一个人的关系

链接

坂田银时无论如何也不会料到事情会变成这样一种局面。虽然他供职于一家超五星级酒店,但也仅是一个小小的宴会经理助理,而刚刚被他按在墙上肆意亲吻的男人很可能是他未来的老板,酒店管理层的中坚。更疯狂的是这距离他们初见还未满24小时。几天前他的顶头上司被安排接待高杉集团的新继承人,具体的落实则全部甩在了他头上。高杉集团是财资雄厚的地产开发商,银时所在的糖丰酒店集团是这个家族企业的收购目标之一。没想到这笔生意谈到一半,高杉家的老爷子突然患病离世。为了尽快促成这项交易,酒店管理人极力讨好新当家的少爷,为他安排了一系列活动。银时对这样的事见怪不怪,也很清楚这些大佬的脾性。就算他心里再有埋怨,表面永远要伪装出一副笑脸。

当那位传说中的高杉晋助站到他跟前时,银时才发现他本人和自己想象的完全不同。虽然顶着一张冷峻倨傲的面孔,却不能说目中无人。不同于其他一些动不动颐指气使、高高在上的大人物,高杉对身边人更多是一种漠然的放任。即使是作为接待方的酒店,他也不会刁难或挑刺。与其说不会,在银时看来不如说是不在乎。酒店经理为他介绍之后的日程安排,交易也好,宴会也罢,他能感觉到高杉对于这一切完全没有兴趣,甚至都不想戴起面具装出有所谓的样子。然而他光是站在那里就具有与身份相当的气场。俊逸光鲜的面庞、剪裁得体的西服、周身好闻的香水味,银时的脑子里突然蹦出一句“He's never cheap or cheerful.He's Hugo and he's Boss”。更令银时觉得不解的是,身价如此高的一个人却时不时将目光停在他脸上。这绝对不是自恋,银时在心里笑,他对自己的观察力还是相当自信。每次被高杉碧潭般深邃的眼睛注视,他就觉得心湖上被投下了一粒石子,摇曳起躁动的波纹。这种感觉他曾有过,只是被遗忘在久远的往昔。

他们没有对话,偶尔的眼神交流只让银时觉得迷雾重重。然而当他下午陪同高杉和酒店的几个高层去高尔夫球场练习时,他发现自己不过是对方“寻衅”的对象。事情的起因出自酒店球场的一个乌龙。当天的气温达到了最适宜的体感温度,于是下场的客人比平日多了一倍,球Tee一时供不应求,连为高杉一行人预留的也被工作人员拿去救了急。银时刚准备去仓库里拿新的,站在一旁的高杉突然开了口:“拿他的头当Tee好了。”他指着银时,语气不轻不重,听不出是挑衅还是玩笑。银时心里“咯噔”了一下,心想果然还是把他看高了,少爷和无赖从来都是绝配。他的老板们脸上也颇为难堪,一直在赔笑。然而高杉铁了心要这么玩,不然就不下场。

“放心,我水平很高。”他这话说得相当轻松,可怕的是看起来还相当认真。

“那如果伤到了我,我要....”

“放肆!”银时没忍住的调侃被他的直接领导立时打断。

“没事的,如果打爆你的头,我厚葬你就是。”高杉一挥手,面上浮过一刹的狡黠。

于是银时只好认栽地仰躺在鲜绿的草皮中央,额头上放着一颗球。阳光直直地照在面上让他觉得不适,对接下去状况的不安又使燥热感加倍,然而他不敢动甚至屏住了呼吸,他眯起眼看那蔚蓝的天,数着飘过去几片云。直到高杉的脸悬于他的头顶,遮蔽了这一切景象。又是那样凝视的目光,银时觉得心跳开始紊乱,他说不清是因为紧张还是高杉实在有张让人生妒的英俊面庞。

此刻从银时的角度望上去,穿着白色polo衫的高杉颀长健实,他慢慢地举起球杆,摆出无懈可击的潇洒姿态。银时一咬牙闭了眼,被动地接受“制裁”。然后他听到杆头撞击球发出的脆响和“嗖”地一记风声,还有场边不知是谁惊呼的一句“for god's sake”。他睁开眼条件反射地摸摸脸,什么事都没有。

“怎么样?我说我水平很高的吧。”这么说着的高杉其实更像一个考了高分等待夸奖的孩子。

银时回应了一个挟带着尴尬和庆幸的笑。

他的老板们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拍马的时机,围着高杉大加赞赏。

“那我们也试试人肉Tee好了。”其中一个提议。

“不可以。”

坚定而冷酷的否决让银时一时出神,等高杉将第二颗球放到他鼻梁上的时候,他终于清楚自己只是他独享的玩具罢了。他突然觉得好笑,为什么会这么忍耐。

于是现在的局面变成所有人看着高杉一个人打,或说是玩。

高杉当天的最后一记挥杆磕到了银时的鞋面,虽然有鞋皮和袜子的缓冲,脚上还是肿了一小块。银时总觉得高杉是故意的,然而对方既没有说抱歉也没有加以嘲笑,只是给了他一个意味不明的眼神。

高杉似乎对他很在意,然而他事必躬亲地筹备着当晚的筵席,忙得没时间思考。晚宴在露天的草坪上举行,照例是一些敷衍的致辞,一些虚伪的奉承。情调很足的背景乐让站在一旁的银时差点睡着,他扫了一眼全场没发现高杉,珍馐美馔交际应酬似乎都与他无关。刚想着高杉会去哪里,突然发现自己竟然也这么在意,这让他有些神经质。他甩了甩头,一转身瞥见高杉坐在某个不起眼的角落,不时举起手上的红酒抿一小口。喉结随着吞咽徐徐地滑动,竟然有几分优雅。

“嘿,想不想看点有趣的?”银时不知道为什么会一个冲动就走了过去,他对高杉伸出手,像是很有把握地等待对方的回应。

高杉没有握银时的手,但他把酒杯扔到一旁,眉毛一扬:“跟你走。”

他们转过一栋建筑物,走到酒店开凿的一片清池,上面漂着十来个水灯,逸着藕粉的柔光。不知是哪个餐厅播放的抒情旋律由远及近模糊地钻进耳际。恬静的气氛不适合说话,他们静默地看着那些水灯随着习习微风上下起伏,心也跟着打起节拍。音乐的强度逐渐增大,银时忽然左手搭上高杉的指节,慢慢抬起掌心与他的交叠,右手则扶在他背后,“来跳舞吧。”

“这是首摇滚吧,为什么要摆圆舞曲的姿势?”话是这么说,高杉的手没有松开。

“管他什么呢,不觉得很有意思吗?”银时的左脚往前进了一步。

“我..只会跳男步。”话是这么说,高杉的左脚往后退了一步。

“这不是悟性很强吗?”银时笑开了,他应着拍子蹬起来,感觉整个人轻飘飘的,甚至想抱住对方转个圈。

“你慢点!”高杉显然还不适应这节奏,嗔怪起来。

“♬I don't care if Monday's blue..Tuesday's grey and Wednesday too..Thursday I don't care about you..It's Friday I'm...♬”银时自顾自跟着那乐曲哼起来,步子越踏越快,冷不防踩到了对方锃亮的皮鞋,重心一下子不稳朝前摔去,嘴里滑出最后两个词“..in love♬”继而不受控制地从高杉的唇边擦过。

高杉本能地扶住对方,两个人的目光相遇,银时顿时觉得心脏急剧跳动,情绪炸得翻飞,下面也隐隐起了反应。

“你喜欢我的吧,银时?”像是发现了什么,高杉一脸骄傲的表情。

他记得自己的名字,从来不知道这几个音节被那样磁性的声音念出来是如此动听。

“你不是也很在意我吗?”他没有给对方回答的空隙,直接按住对方的肩膀吻了下去。

链接2

糖丰酒店位于热带岛屿糖丰岛的一隅,是这个荒岛被拟为度假胜地后建起的第一家酒店。之后地产商陆续进岛投资,使这里真正成为活色生香的居民岛。银时就是土生土长的第二代糖丰人。高杉小时候跟着父亲来岛上洽谈项目,百无聊赖之下溜到海滩边上玩。然而家教森严令他不敢完全抛下束缚,他只是看着一望无际的海怔怔发呆。

“其实你很想下来玩的吧。”一个银发天然卷的孩子抱着充气球走到他跟前,“我看你很久了。”

“要你管。”小高杉白了他一眼。

对方没理会,直接把球砸到他头上,“很好玩的,来啊。”

“喂!”高杉觉得自己被欺负了,捡起球也往对方身上扔过去。那个孩子顺势拉过他的手,把他往沙堆上推。

结果两个人扭打在一起,滚了一身的沙。高杉的新衬衫被撕破了,而他也扯坏了对方绣着小草莓图案的沙滩裤。

高杉心想这下要挨骂了,急着回去。

对方挠挠卷发,笑得一脸灿烂:“这么玩多有意思啊。你为什么总是一脸紧张兮兮的样子呢?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玩吧。我啊天天下午都到这里来的,随时来找我哦。”

他自然没有再回去过。当晚就被父亲狠狠教训了一通,没过几天就飞回了自己家。然而之后不管父亲再怎么胁迫,他没有一味的言听计从。从小到大他见惯了生意场上的尔虞我诈与贪婪谋利,他本能地抗拒这一切。一路的成长轨迹只有他自己能体会其中的艰辛,与他结交的人多少都觊觎着他家的财富,他在假仁假义中孤独地挣扎,在别人的嫉妒和憎恨中顽强地生活。他时常记起当初在沙滩上遇到的那个孩子,他告诉他按照自己喜欢的方式玩,这么纯粹地对他笑。

他没想到他们还会再度相遇,甚至相爱。

“你真的那么喜欢我吗?”高杉抱着银时的脖子撒娇。

银时这时候才发现,高杉其实比自己更恐惧欺骗和游戏。

他们同时跌入了对方编织的感情漩涡,须臾间便泥足深陷。

“嗯。”银时吻着他的额头,给予肯定。

“银时,你现在在做的事是自己喜欢的吗?我其实一直想做旅游体验师呢,到处看看世界。糖丰可能是我唯一会守着的家业了。”

“阿银我啊,喜欢睡觉和吃甜食,曾经也立志睡遍全世界酒店的床吃到所有美味的甜品。”他站起来拿过浴巾擦身。

“那就从糖丰的开始啊。我可以把整个岛都买下来。”高杉也起身。

“啧..有钱人就是不一样呢。”银时把浴巾往高杉身上一裹,把他抱起来,“但睡眠体验果然还是和喜欢的人一起进行比较完美啊。”

银时把高杉抱到床上,再一次深深地吻住他,“就从今晚开始吧。”

FIN.

*"He's never cheap or cheerful.He's Hugo and he's Boss."出自Blur的'Top Man',我儿子的歌词超棒【喂够了】。

*银高跳舞时银时哼的曲子是The Cure的'Friday I'm in Love',因为写的时候正好豆瓣FM给到这首歌,于是就是它了,回头一看还挺贴的2333。



评论
热度(47)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