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敢 不 敢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无趣的3z废稿
|于是觉得可以玩个双结尾选择
|当然不选也可以,本篇可以算作BE味很浓的TE


----------
敢 不 敢

坂田银八站在教学楼的天台上,静默地打量着校园里行色匆匆的人群。

一小时之前,银八站在讲台上发表所谓的毕业致辞,没有那些冠冕堂皇的论调,他慵懒地说着“出去后不要给银八我丢脸,不然人生的罚站永无止境。”这时坐第二排的猿飞突然失控哭了出来。像是有人带了头般,整个班级跟着陷入伤感,教室里不时回荡着几个女生的啜泣声。这让银八一时尴尬,这些小鬼平日里爱和他顶嘴作对,今天却个个犯了矫情。“喂喂又不是给银八我开追悼会啊!”他摆摆手,看着那些真性情的学生心里也突然冒出些酸涩的味道。

银八晃了晃脑袋,视线有意无意地扫在角隅那张桌子后坐着的高杉身上,那人把肘撑在课桌上,手托着腮别过脸望向窗外。从银八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张安静平和,嘴角还淌着笑意的侧脸。下一秒,高杉转过头。他们的目光不期而遇又瞬间错过。银八扶了扶眼镜,感觉有股燥热冲上喉头。他顿了顿,示意大家可以去外面拍照了。

学生们把银八围起来要合影,完了之后又把他抬起来抛上了天。银八猝不及防,心头一下子悬空,刚要条件反射地叫出声又倏地摔在地上。疼痛感从腰上和臀部传来,脸部肌肉抽紧,牙齿差点咬到舌头。

“疼死了喂,你们这群死人头,到最后还是要耍我。”银八咬着后槽牙,摸了摸酸痛的屁股,“你们自己玩去吧。”

大家嬉笑着三三两两地走了,银八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愈走愈远的人群逐渐模糊了背影,耳畔似乎还响着窸窣的碎语。他突然意识到从走出教室开始他就再没见到高杉,整个人又有点恍惚起来。

他走到天台,那里被一些三年级不良生圈划为“自留地”,但今天空无一人。看来这里已提前变回自由地,似乎标志着一个时代的结束。银八走到边缘,抬起一只脚搁在护栏上。校园里的河津樱开得煞是好看,红紫的花瓣随风舞出独特的曲线,纷纷朝高空逆向飘散,只可惜终究抵达不到银八所在的高度。初春的风阴寒未退,刮在脸上还有些扎人。银八站在风里,任白大褂被吹得“哗哗”翻飞。他转过身背靠着栏杆,冷清的空间使人的记忆开始不受控制地转动起来。各种蒙太奇的画面在脑中交错放映就像一部电影。所有的片段都投影出同一个人。

高杉晋助。

他们并没有太多的交集。刚接手这个班级的时候高杉还在停学,银八根本不知道班上还有这样一个人。只是他不断听到有关高杉的各种传言,潜意识里已建立起这个存在。等到高杉重回课堂后,银八才算真正认识他。那孩子不太爱说话,上他的课基本都在睡觉,或者干脆翘掉。有好几次银八在教学楼后人烟稀少的死角逮到正在抽烟的高杉。单脚支在墙上,双手插在裤子口袋里,嘴里吞吐着烟圈,使整张脸隐在朦胧里。然而银八并不愿意用一个老师的身份去教训高杉,他知道这招没用。况且,银八有自知之明,他自己绝不是个恪尽职守的师长。对待高杉这样的学生他更倾向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只是每当同处一个空间,银八都很难不去注意高杉。后来他才发现,并不是因为高杉让人头痛棘手的不良少年作风,而是自己的视线不断追逐着他。

他首次插手干涉高杉的事,也发生在这个天台。

那一次高杉约了春雨高中老大神威对决。两组人马刚要“交战”,银八‘砰’地撞开了门,时机卡得正好。

高杉望着他,眼里闪过一丝诧异,不过很快就被冷漠所取代。

“信不信我把你也砍了。”他亮了亮手上的短刀,倨傲又锐利的目光就像一头饥渴难耐的豹子。

“啊咧,校内禁止携带锐器啊,高杉君。”

银八嬉皮笑脸地踱过去,脸上相当放松。他走到高杉面前,7 cm的身高差略带了点压制感,高杉自动后退了半步。然而银八突然上前劈手抓过他握着刀的手,死死箍着他的手腕,甚至弄出了一道红印。高杉自然不是省油的灯,他的另一只手迅速握拳直往银八脸上挥。银八的死鱼眼放大,他开始认真起来。身体微微后倾完美躲过高杉的拳头,银八手上一用劲把他的胳膊一绕紧缚在后背,另一只手配合用力抽出刀扔在一旁,同时伸脚往对方脚腘上一踢,高杉猝不及防,重心失去往前倒。银八本想任他摔在地上,却鬼使神差地松开手,身体闪到高杉跟前顺势将他接住。高杉几乎是倒在他怀里,银八的唇角擦过他的耳际,压低嗓音说了句:“想教训老师,你还早了一百年哟。”高杉耳根胀红,他稳了稳脚下,抬起膝盖用力顶了银八的腹部,让对方吃痛后退。

这时对面的神威蠢蠢欲动地走上前,笑眯眯地问能不能让他也加入?银八抢先挡在高杉前面,嘴角一弯笑得特别地痞:“要教训他和要保护他的人都是我。”

“啊啦,那我就和你打。”神威仍然笑着。

“哼,当我不存在吗,神威?”高杉推开银八迎上去,“你不是冲着我来的吗?!”

银八揪住高杉的领子把他往后拉,自己走到两人中间比了个停战的手势:“我可没说要和谁打。这里是学校,你们乱来也要有个限度。”

“我不介意在校外喔,我对你很感兴趣呢。”左手边的人头上翘着一根呆毛,眼神里充满了兴奋。

“在那之前我会把一切都破坏了。”右手边的人冷哼了一声,一脸狂气。

“那让你先试试吧。我是把好吃的留到最后的类型。”神威对高杉眨了眨眼,继而镇定地走到银八面前。这个传说中在入学第一天就打遍校内无敌手的干架专家收起笑容,面对同样高出他半个头的银八,眼神凌厉得甚至带了点狰狞,半晌又活脱脱变回一只笑面虎:“我等着你喔,白发天然卷老师。”

说完,他带着自己的手下离开了,再也没看高杉一眼。

被晾在那里的高杉眼睛里盛满了怒意,他拽着银八的领带气冲冲地邀战。

银八倒是淡定地握住高杉的手腕,“乳臭未干的小鬼,我可不奉陪。”

“你别瞧不起我。”

“啊,等高杉君的成绩名列前茅了,银八我摔掉眼镜也会好好看着你的。”

银八记不起高杉是怎么回答的,到最后一切不了了之。但每每想到那次不经意间的耳鬓厮磨,高杉扯着他的领带望着他的眼神像是要把他吞下去般,他就觉得心痒痒的无处排解。究竟是高杉棱角分明的五官使人的目光不由自主地流连于那张脸,还是他自由叛逆的性情唤起他曾一度意气风发的少时回忆,激荡起一串共鸣?银八说不清楚,他只知道心无端下坠到一个深坑,那里埋藏着无法言说的感情。

也许当初就该不顾一切和他打上一场的,将这孩子彻底控制住。银八苦笑了一下,伸手往兜里掏出一根烟点上。尼古丁从喉咙沉淀到肺部,苦得有些呛人。

他转身俯瞰,学生们大多散了,只有几颗樱花树下稀稀拉拉地还站着些人。银八的嘴角动了动,心下突然一阵空虚。人生就是不断经历告别与相逢,年轻的时候,往往觉得这些都没有什么大不了。就算一度充满哀伤,终究还是会翻过这一页。也许等岁月穷尽才会发现哪些沉淀到了内心深处。

他又抽了几口烟,心头就跟那烟雾似的轻飘飘,想尽量把自己的头脑麻醉到塞不下任何意识。随后他听见背后“哑”得一声,那是锈迹斑斑的天台门被推开时的响动,银八没料到这时候还有人来这里,他转过身,愕然一怔。

是高杉,高杉晋助。这个上一秒还在银八脑海里挥之不去的少年突然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银八摘下眼镜,揉了揉有些疲惫的眼睛,心里七上八下地擂鼓。

该死的,为什么会这样?过去的数十年他什么没有经历过,区区一个高杉竟让他圆滑世故的内心翻回纯净的那一页,像白纸般通透不染。他想自己大概是性压抑太久了。

高杉蹬着油光锃亮的皮鞋朝他的方向走来,黑色的头发清爽服帖,只有几根那么翘着。他今天有好好的穿制服外套,胸口还别着毕业典礼分发给学生的红花,难得的像个乖学生。制服里还是那件常穿的那件酒红色衬衫,最上面的几颗纽扣开着,露出锁骨处一片皙白的皮肤。

“高杉君哟,不和死党们去狂欢毕业吗?”银八的手紧紧捏着烟。

高杉没有回答,沉默了几秒后,他又走近了一步。

“有些该打的架还没打完,就结束了。”

“诶?”银八觉得自己的额头开始冒汗,“高杉君还惦记着这些中二的事情啊,也该长大了哟,以后...”

“...我要留学了。明天的航班。”

等等,银八觉得眼前的对话似乎有些逻辑上的不顺,高杉倒像是特地来找他告别似的。是作为一个学生对他表达几乎微不可查的留恋抑或是别的?银八突然发现他从来都不知道高杉眼中的自己是什么样的。那次天台事件过后,高杉虽然继续翘课的日常,但比起之前还是有不少收敛。他似乎都有来上国文课,还是说自己的记忆自动过滤了他不在的那些课时。

“怎么,舍不得老师吗?我还真是意外呐..”银八脱口而出后又有点后悔,他似乎就快要掩藏不住内心真实的想法。银八把快捏断的烟卷重新放回嘴里抽了一口。

高杉哼笑了一声,从制服的口袋里也掏出一支烟。

“借我个火。”他的声音带着这个年纪不太有的低沉,吐字里仿佛渗出点成熟男人的性感。

高杉左手抬起环过银八的脖子把他往下拖,右手攀附在白大褂的前襟处,整个人快要贴到银八的胸口。他仰头直视银八的眼睛,眼角翘起,笑得有些诡又有些坦荡。叼着烟的嘴唇略有些抖,对了几次才和银八的烟接上。整个时空好像停滞般静到可以听见烟心嘶嘶燃烧的声音。银八觉得一阵头晕,心又不受控制地突突乱跳。仿佛是受到感应般,高杉的另一只手也搭上了他的肩膀,绕过脖子,让两支烟紧紧吸附在一起。

银八两手摊在身侧,曾有那么一刻他想用这双手把碍事的烟给抽掉,然后缠紧面前的人专心享受一个真正的吻。

他没有。

银八觉得自己的呼吸像被剥夺了,胸口堵得难受,他略推了推高杉,结束了这整个令他觉得荒唐又动心的局面。

“点不起来。”高杉一下子面无表情地看看烟,又看了银八一眼,眼神里夹杂着失望与期待。

“我有打火机。”银八觉得自己的声线有点抖。

高杉突然笑起来,明明是那么干净阳光的笑,银八却觉得像是在讥嘲他。

“再见了,银八。”

他看着高杉洒脱地转身,离去,天台门在他身后“砰”地一关。那声音一直萦绕在他耳边,有种钻心的疼痛。

“啊..再见。”他自言自语。

樱花落了一地。

 

于是想玩双结尾选择的人,下面一首曲子一首歌,会和后续剧情有一点点关联,不过关系不算很大,所以无需先听再选,建议凭感觉吧:

 

A:Air -Suite No. 3 In D Major, Bwv 1068 (巴赫)

B:Dare (Gorillaz)

 

评论(10)
热度(27)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