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On My List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原著背景
|脱胎于574训的小妄想
|可配合蛮酱的kiss系列食用
|OOC,只是很久没产甜饼了,心痒

---------
On My List

夏季的黎明总是来得特别早。

清晨5,6点的光景,几道阳光钻过百叶窗帘的缝隙直直投入室内,在榻榻米上打下一片阴影。高杉半阖着眼,光调皮地晃到他脸上,刺激得他眨了眨眸子。觉得身上有些暖起来,他把盖在身上的薄被往旁边推了推。窗外响起一串清脆鸣啭的鸟叫声,跌落到耳朵里传向大脑,声声回旋,好像再也驱赶不走。

高杉已经完全醒了,他望着天花板发了会儿呆,这让他觉得有点奢侈。在这兵荒马乱的年代周遭的一切都在迅速运转,隔三差五就会遇到一场激战,三天两头就要辗转到新的环境。能这样安静地沉湎于自我的思绪,哪怕仅仅几分钟,都好像拉长了整个时间。

粗重的号角声打断了高杉的冥想,那是鬼兵队的集结讯号。即便在这战事相对安稳的时候,向来谨慎的鬼兵队总督绝不会掉以轻心,高杉为队内制定了严密而高强度的日常集训计划。他迅速地起身穿好制服,并进行简单的洗漱。窗外响起桂的声音,隐隐约约听不太真切。然而高杉不去听都知道他肯定又在抱怨,之前桂已经和他唠叨了几次要张弛有道,别把所有人都当成那个精力旺盛的家伙。高杉听到这里总是会冷下脸,反驳说那家伙才是真正的懒骨头。他绝不会允许自己的部下这么堕落。

高杉推开房门走出去,有些志士已经到了空地上开始热身。不光是鬼兵队,桂和银时带的小队也有人加入。桂果然也在其中,他远远地看到了高杉,对着他挥了挥手,眉宇间似乎已平息了怨气。而高杉的视线直接跳过了他和在场的所有人。扫视了一圈,果然那个人不在。

不知道是不是起床气发作,高杉觉得心头有些火。集训虽不是强制的,但身为领队不能以身作则,严重影响队内风气。脚下不由自主地已经停在了银时房间门口,高杉粗暴地把移门往旁边一推,鞋子都不脱径直踏了进去。

那人像是没有听到任何动静般兀自酣睡。身上的被子已经滑到腹部,胸膛随着呼吸一起一伏。高杉本想一脚踩上他的肚子,却在看到对方睡脸的一刻心头莫名地绵软起来。叱咤战场的白夜叉悠然地躺在那里,饱满的光勾勒着他英挺的面庞,无半点惊天地泣鬼神的狰狞。然而略微发青的黑眼圈包裹了整个眼眶,一看就是疲劳累积后的恶果。

高杉在银时身旁盘腿坐下。他不禁想起一周前,自己身上还有旧伤未愈。银时主动揽过奇袭冲锋的任务,策划、布阵、监视连熬了好几夜。高杉心里自是不甘,也偷偷带了一队人加入。他记得自己杀到银时身边的时候,对方眼里盛满了怒意。白痴。他在心里想着,明知道如果换做是他,也会这么做的。他们在战场上没有多说一句,银时的身体总是刻意地往他这里偏挡,直到高杉忍不住吼了一句:“管好你自己!”

然而高杉知道银时的身体承受了多大的负荷,他一直挥刀砍着,到最后整条臂膀都在发颤。脚下似乎已经迈不动步,他用刀撑住地面,手拄着刀柄大口喘气。身上的战袍不出意外又被鲜血染红,像是交错开出一簇簇摄人心魄的红白玫瑰。然而一眨眼的功夫,他又全然无视这抵达极限的困顿,赤红的双瞳盛着他坚定的意志,杀气似将敌人湮没。他冲得最远,战斗得最持久,那片战场成为尸体横陈,血流如海的地狱。地平线上的红日最终升起,高杉忘不了银时逆着光的孤单剪影,与橙色的云霞相融,定格在他眼底。

高杉朝他走过去,银时的面容渐渐清晰起来,满眼尽是疲惫,却不断溢出安心和快意。他扶住高杉的肩,整个身体似乎快要撑不住往前倒,高杉的指节抓住了他的领口,稍往上提了提。银时配合地稳稳站定。扶着肩的手轻轻扣上高杉的后脑勺,拉近两人间的距离,低下头偏执地吻上对方的嘴唇。他细细地舔舐着那并不算湿润的唇瓣,像是久旱待枯的禾苗遇到了生命之源。见面前的人任自己吻着也没反抗,银时的舌头大胆地伸进高杉的嘴里。虽然他的舌头并未受伤,仍有一股血腥味在口腔蔓延开来。高杉的眉头一蹙,下意识地摇了摇头。然而银时却将手扣得更紧了些,那个吻也天旋地转般浓烈起来。舌头缱绻着肆意翻卷,高杉仿佛听到银时厚重的呼吸里夹杂着毅然决然的“不要死”。他退出这个纠缠游戏,望进那双他再熟悉不过的带着温柔又刻着掌控的眼睛,唇角上扬。

我们都不会死的。在打倒彼此之前,怎么会有人先倒下呢?

这之后,整支队伍迁移到一座渺无人烟的村庄里调整。村子四周被群山环绕,像是与世隔绝般荒凉。令人意外的是,那里屹立着一排排蒙上深灰的和式古屋,到处残留着前人生活过的痕迹,无言地诉说着旧日的繁荣。也许在过去它是片桃源乡,可惜眼前只剩破败不堪的景象。驻足在此,银时说他整个人都放松下来,仿佛一切如同往昔般自由单纯,战争和杀戮变得陌生起来。高杉对此不屑,觉得他只是为偷懒找借口。

然而此刻看着身边那人平静的睡颜,鸟儿的啁啾伴随均匀的呼吸在耳畔忽高忽低,阳光攀附着墙椽比之前更密集地照进房间的各个角落,高杉有一瞬间的感同身受,手无意识地抚了抚那头稻穗般蓬乱的卷发。

就纵容你一分钟吧。

纵然睡得再深,银时依然保留着一点清醒的意识,高杉手上的动作已足够将他唤醒。银时抬手揉揉眼,笑着抓住高杉还没来得及缩回的手放在胸口。高杉面上又浮起淡淡的嗔怒,一用力把手收回,抱胸斜视睡眼惺忪的天然卷。

“小不点,来叫醒我吗?”

银时边说边坐起来,在高杉就要爆发之前,伸手勾过他的脖颈,仰头在他唇上印了浅浅一吻。

“早安。”

他眯起眼看高杉,嘴一扬,笑得有几分贱。下一秒像是有预感般,双手交叉往脸上一挡。

“别..一大早就打人。”

这话显然没用,高杉的拳头早就奔着那张厚脸皮而去。

“小不点,你脸红了。”被打的人显然还是没有学乖。

“我不介意让你躺一天。”高杉的手伸到腰间,很严肃地准备拔刀。

“啊啊,等等再打吧。”银时迅速爬起来,拿起洗漱用具跑到门口,回头又朝高杉笑,“等会儿陪你打一天。”

高杉站起来,没有跟着出去。他想着刚刚两人之间的闹剧,那对他们已经不是头一回了。但高杉第一次觉得这对他就像是呼吸那样自然而必不可少的事,甚至有些喜欢,有些上瘾。

小时候松阳对他们说过把喜欢的事物列个单子,在不开心的时候拿出来看心里会舒服很多。高杉真的偷偷写过,还把它夹在课本里。偶尔在课上翻到,注意力会被带走。有一回松阳发现了,他笑着说:“晋助,你知不知道不仅樱花树可以开花,你的脸上也可以哟。有什么开心的和大家分享一下吧。”高杉只记得脸上发烫。尽管把头埋得很低,他仍然能感受到周围的人或期待或好奇地望向他。

后来,那张单子被他不小心弄丢了。于是他也不再写了,只是在心里还会断断续续地更新。

再后来松阳被抓,他们几个开始更颠沛流离的生活。那张名为喜欢的列表几乎被他遗忘。

松阳老师的微笑。

和那笨蛋打架(目前213胜213负)。

嘲笑那家伙的天然卷。

抢走那混蛋的甜食。

揪假发的辫子。

绿皮课本。

假发包的饭团。

全员到齐的讲义室。

樱花。

月亮。

烟火。

.
.
.
.
.
.

鬼兵队。

没有刀镡的佩刀。

朝辰马吐痰。

打胜仗。

营地灵异故事派对。

白夜叉战斗的姿态。

笨蛋唇齿间呼出的甜味。

被他吻。

骑乘。

.
.
.

那些事冷不防地从脑子里一件件蹦跶出来。高杉边想边笑,不管他愿不愿承认,他一直在补充着那张单子。

直到命运宣判的那一天。

松阳的头颅被那人干脆地斩落,他的世界沉寂下来,只听到那张单子被生生撕裂的声音。

喜欢有多深,痛苦就有多痛。

如此,选择舍弃就好了。

那么现在呢?高杉回过神,他还在战场上,身旁是那三个再熟悉不过的人。命运的车轮骨碌碌地把他们推到全新的交汇点,意料之外,情理之中。高杉听到桂噼里啪啦对着他和银时说了一堆,他的思绪反而穿越回那年夏天那个再平凡不过的清晨。曾有一瞬,他对未来的期许不过如此,寻常到令他自己吃惊。尔后他明白过来,他更适合成为这个时代的殉道者。

“喂,小不点。敌人还没杀光就走神啊,被砍了没人替你收尸。”

“银时,这种话对我没用了。”

“诶?”

高杉看着银时脸上略略吃惊的样子心里笑着骂了句笨蛋。

十年来被他从单子上剔除,却把他留在单子上的笨蛋。

“So fuck you anyway.”他淡淡地抛下一句。

“啊哈哈哈哈...”辰马又开始鼓噪,他拍了拍银时的肩,“..坂田氏,那个,他的意思是不管怎样,他都想和你来一发。”

高杉面无表情,不置可否的态度反而让银时有些懵。

“高杉君,不吐他一口痰吗?”他搔搔头皮,“你真的完全清醒了吗?”

“敌人要来了。”高杉没有看银时,他勾了勾唇,“过后再和你算。”

他想,是时候重新列一张单子了。

FIN.

 

评论(6)
热度(79)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