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瘾

|坂田银八 x 高杉晋助
|3z背景,有私设
|这只高杉面对银八时情商很高,又很诱,请注意避雷
|有肉渣

-----------

清晨6:50分。

闹钟准时响起,惊扰梦乡。坂田银八半阖着眼,不情愿地在被窝里翻了个身。他伸出一只手在枕边乱摸一阵,半分钟后抓到“哔哔”响个不停的手机一按再随便一扔。裸露的皮肤一接触到潮冷的空气起了层鸡皮疙瘩,银八抖了抖,迅速将胳膊收回被子里。人整个向深处陷,把自己裹回一个茧。

10分钟之后令人烦躁的铃声再度响起,重复之前的过程,按掉再睡。如此三番过后,银八终于像做什么艰难决定似的拼命睁大眼睛让自己完全清醒过来,然后爬起,穿上略有些艳骚的粉色衬衫,外头再加了件毛衣背心。身体一下子感到暖,他拿起放在床头柜的眼镜戴上,趿着加厚的保暖绒拖鞋去厨房烧水,转身进到浴室洗漱。

刷牙洗脸顺便理理蓬乱的卷发,整个过程不到10分钟。银八看着镜子里面无表情的自己,那双死鱼眼显得毫无神采,他再仔细检查了下眼角有没有残留的眼屎。电水壶冒出“嘶嘶”的沸腾蒸汽,银八撕开一条速溶咖啡,简单冲泡。等待冷却的空档时间理了理公文包,塞入钱夹和手机。整理妥当后从冰箱里拿出吃剩的切片面包,涂几层草莓果酱直接就着咖啡嚼咽下肚。兴致好的时候会煎个溏心蛋,不过那只是偶然中的偶然。

打理好一切出门已近8点。他几乎是跑着去车站,没扣好的白色衣袂随风上下翻飞,最后弄了一身汗,心脏跳得湍急。幸而赶上了电车,他挤在沙丁鱼般的人堆里“呼”地喘了口气。抬起手腕看了下表,还不算晚。若在平时银八其实并不怎么在乎几点到校,本来也就没几次拿到全勤奖金。然而今天对他来说有些特殊。

时间倒回一周前。

被传唤到校长室的银八一头雾水,心想最近在教学活动中似乎并无纰漏,而升职加薪这样的好事一再和他绝缘,他根本想都不会想到那一层去。当银八推门入室后,发现头上歪着一根触手,被学生嘲笑为白痴的HATA校长神情严肃地和几个衣着体面的人物交头接耳,而他班上的头号问题少年高杉晋助 — 目前仍未结束无限停学期 — 独自一人站在角落。

银八已经有两个学期没有见过他了,然而对高杉他一直印象深刻。这个叛逆味十足的不良学生周身散发着“生人勿近”的冷漠气息,翘课打架对他就像家常便饭。然而他的成绩在全年级处于中上游,尤其是对珠算有天赋加成,简直气死那些每天啃书还不上不下的模范学生。那么这一次高杉在停学期入校,难道是出了什么大乱子吗?

银八注意到高杉脸上有几处肮脏的淤青斑痕,他穿着一件松松垮垮的卫衣,几块斗大的污渍相当碍眼,看起来十分邋遢。这和他印象中略带点洁癖的少年稍稍不符。那孩子昂着头,眼神寒冰般冷酷,然而仔细一瞧,又带着一层绝望的愤怒。

“高杉晋助的父亲日前因毒品注射过量而死亡。本就身在单亲家庭的高杉这一下更是落了单,鉴于他之前也时不时有暴力倾向,因此市里家庭问题关爱协会的人建议他暂时休学进行心理治疗。银八老师,这几位就是日后照顾高杉的心理医师。”HATA简单地把前因后果陈述了一遍,“作为班导,你需要负责帮忙办理他的休学手续。”

心理治疗?别开玩笑了。高杉虽然有某些任性差劲的行为,但在银八眼里不过就是青春期的胡闹。那些人不过是想借“心理问题”这一说辞将他关进装满疯子的精神病院,使他的人生暗无天日。银八暗自思忱,脚下迈开步径直走到高杉身边,手绕过他肩膀让他往自己身上靠了靠,他们对视了一眼,银八的眼睛仿佛在说“相信我”,高杉意外没有反抗。

“恕我直言,银八我小时候啊也见多了这些自以为‘对你好’的大人,因此才立志将来成为老师,让学生看清楚这个龌龊的成人世界。对于高杉,我比你们了解,因此我希望至少让他读完高中,我愿意在接下去的一年中对他的学习和生活负责,直到他毕业。”

听了这话HATA的两点眉毛愈发靠拢,对于高杉这样麻烦重重的学生他始终是忌惮的。然而还未等他开口,协会那些人倒是觉得这个方案未尝不可行。既然银八跳出来充当高杉新的监护人,那他们也没有理由用自己那一套把高杉监管起来。

“那么我建议让高杉尽快重新入学。”

银八没想到对方全无异议,一周后高杉就能重返校园。当天他陪着高杉回到独住的地方,显然那里已经没有了任何家的氛围,房间里脏乱差的程度让他不难想象高杉这几周甚至在街头风餐露宿,难怪衣着也失了以往的体面。

“你现在住哪儿?”银八心里有了打算。

“银八,你预备收留我吗?”对方眼里的狡黠一闪而过。

这孩子太聪明,这让银八觉得自己根本无法拿出成人的立场去对待他,无论是威慑还是相劝。

“要叫我老师。”银八挖了挖鼻孔,手指随意地朝旁边一弹,“我可不忍心我亲爱的学生流浪在外啊。”

“那么,我可是会给你带来大麻烦噢,老师。”高杉刻意将“老师”二字加重了尾音,显得有几分玩味。

“巧了,处理麻烦可是老师我的擅长呐。”银八勾了勾唇,“这几天你收拾一下,然后就搬去我那里住吧。”

“那以后还请老师多多指教了。”高杉笑得眼尾翘起,在银八心里投射下明媚的光线。

还好,他还愿意和人说话,看起来家里的事并没有给他带来巨大的阴影。既然自己把一切揽下了,就负责到底吧。

一周须臾而过。

银八难得的没有迟到,事实上之前他多少还有些忐忑。那次和高杉约定之后,过了四五天对方都没和他联系。直到昨晚高杉才给他发了条简讯,说旧的房子已经转售,其他遗留的财产问题还在处理,再过一到两周就能搬过来。

那孩子还真是对自己很信任,这么想着银八也就睡了个踏实觉。

重新回到学校的高杉和之前表现无差,该逃的课该打的架一点都没落下,面对银八也意外的冷淡。学生们都不知道高杉家里出了事,大家还像从前一样与他保持着距离,只有他自己的“鬼兵队”愿意和他走得近。银八也不想把高杉住到他家的事传开,偶有学生在回家路上发现两人走在一起,高杉都会说他是去银八家补课。

那时银八就觉得高杉的反应并非随机应变,他似乎早就把一切可能出现的问题思考了一遍,在怎样的环境用怎样的措辞,他比自己还要清楚。在他们独处的时候,高杉会比在学校更开朗些,也更容易对他倾吐。

他们已经适应了同住的日常节奏,每天早上通常不会一起去学校,但下午放课时会等对方,前提是高杉那天没有逃课。银八会拉着他去菜场然后再回家。

晚上的时间其实并不够用,通常他们7点能吃上饭,之后银八会备课,高杉偶尔写写功课,通常在房间里听着歌健身或者看书看片。

去外面过夜生活也是一种选择,但银八从不干涉,高杉也总能在24点之前回来。

“明明挺乖的,为什么处处和学校作对呢?”某天银八坐在书桌前备课,高杉则在一旁的沙发上看书。

“本性难移而已。”高杉拨了拨刘海,“我一向懒得守规矩。”

“那你怎么答应跟我回来?”银八转过身,扶了扶眼镜。

高杉放下书,‘蹭’地几乎是跳到他书桌旁,手肘搁在桌面上扶着下巴,眯着眼打量银八,“我自愿的。我只会做我自己想做的事,而不是被学校逼迫。”

“人总是要长大的啊,这个社会的规则,有时候是必须去遵守的。”银八随意摸了摸他的头。

“啧,老师,没想到你也会说出这种乏善可陈的八股句子。”高杉抓过银八的手,想了一下突然凑上前,“不如你教我一些有趣的吧?”

“什么?”银八放下手中的讲义。

高杉舔了舔唇瓣,声音更为低沉,“不如教我接吻。”

银八先是一愣,继而笑起来,“到发情期了吗,高杉君?那个总是跟着你的扎金色马尾辫的小太妹,或许你可以和她试试。”

“来岛?我没兴趣。”高杉笑得眼睛晶亮,“银八,你平时对我挺在意的嘛。”

“有吗?”银八面上看不出变化。

“那为什么那天在校长室,自顾自地说要照顾我?”

银八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他说不上来。高杉的眼神有种独特的磁性,牵引着他的目光。

“作为你的老师,不能坐视不理。”

“那为什么上次游泳课我跳水小腿抽筋,你会突然跳进水池?我记得,你是不会游泳的吧?”

那一次,银八想起来,他只不过正好经过露天泳池,发现他的3z班正在课前热身。当然他毫不费力地捕捉到学生堆里的高杉,他身上只穿着一条游泳短裤,在阳光下伸展着臂膀。他的皮肤白皙得有些不自然,然而身材却匀称结实,腹部已隐约可看出规则的肌肉块,那是平时一直健身的结果。虽然和高杉同居了一段时间,银八也是第一次看到他裸|露的上身,那是属于少年独有的胴体,绽放出青春的光泽,同时还隐隐散发着成熟男性的荷尔蒙气息。银八就这样站在那里盯着他出神,那天的太阳有点大,他觉得全身如汗蒸般被热气包覆。而后他在第一时间发现扎入水池的少年没了动静,毫不犹豫地冲过去跳进池里。

不会游泳的银八差点溺水,最后被一脸震惊样的服部全藏救上岸。

他躺在那里平复呼吸,心跳得异常快。在模糊中他看到高杉对着他弯起嘴角,头发上的水珠滚落到他眼睛里。

银八觉得耳后根有些烫,他逃离了高杉的视线,“只不过是碰巧经过。”

高杉发现了银八的失神,他从鼻腔中发出笑,仿佛像个胜利者,“那再上次,来岛头发上有条树上掉下的毛虫,让我帮她挑走。你突然从对面走过来,揶揄我不要光顾着恋爱,记得做日值。”

那一次看到高杉弯腰专注着,仿佛就要亲上他对面那个少女的脸颊,突然没有忍住走了上去。

银八觉得体内有股热流在暗自涌动,他一直注视着高杉,这一切同时被高杉记录在眼底。

他从没有将这一切归于那暧昧不明的感情,或说他不敢。

“既然说了要在毕业前对你负责,自然是会上心的。”

高杉突然伸手摘掉银八的眼镜,给自己戴上。他俯下身,挂靠在银八的肩头。

“丢开你那无聊的师德包袱吧。现在让我来做老师,银八。”他戴着那有点度数的眼镜,一阵晕眩,然而嘴边荡漾开一个看似人畜无害却蕴涵着诱惑的笑容,继而贴近银八的耳朵,“我想和我的学生接吻。”

银八觉得心里那把火有烧旺的趋势,他推了推高杉,“你知不知道你在玩火?”

“我想说正常人一般早就怒不可遏了吧。”高杉更进一步,伸出舌头舔银八的耳廓,“你的定力还真是不错呢,银八。”

银八猛地偏过头,伸出拇指和食指箍紧高杉的下巴,眼睛凶狠地盯着他,继而压上了他的嘴唇。

内心的岩浆开始喷薄,顺着血管调动所有感官投入进去。

从吻上高杉的那一刻起,银八知道等待他的也许是永无止境的耽溺。

 

后面懒得贴了。直接微博吧。

 

FIN.

 

评论(11)
热度(49)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