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盐湖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同级生paro
|没剧情
|一言以蔽之:双向暗恋,打一炮解决

---------

盐湖

And I want you for my very very own.

坂田银时回过神的时候已经爬上了高杉晋助的床。

他其实一直清醒着,上半夜被失眠搅得苦不堪言,在宿舍床上不知翻了几回身。最后生无可恋地仰躺着,一双眼睛无比干涩地盯着黑漆漆的天花板,头晕眩得像是有电钻在脑沟渠里突突乱冲。一旦闭上眼,昨晚的一幕一遍遍上映,如何都挥之不去。

他们分享一支麦克风,近到快要贴上鼻尖。渗透醉人旋律的呼吸喷洒到对方脸上,牵扯唇边的柔和线条,暧昧又甜蜜。时间在那一瞬间停摆,场下的惊叫与呼喊似乎与他们无关。

他远远看着,心像是被狠狠扯开一个裂口,突然爬入几千只蚂蚁,痒到无处排解。

身体先于大脑行动起来,爬上对面那张床是再轻而易举不过的事,对他却像是跨越了整个月亮般耗尽了所有的勇气。

一旦抵达,心里的顾虑就被一股脑甩走。尤其是看到那人恬静的睡颜,睫毛轻巧地翕动,像有羽毛拂过他的胸膛。他把帐帘放下,俯身靠近,均匀柔和的呼吸一下下清晰地传达到他耳朵里,心里的爱意聚拢在一处,浓稠得再也化不开。

明明离他那么近的人应该是我,也只能是我。

那人还戴着铁三角最贵的那款耳挂式耳机,这是他没日没夜打工半个月后给他买的生日礼物。

他伸手替他摘下来,沉郁躁动的音墙像是暗夜里的鬼魅没轻没重地卷进耳朵。他摇摇头,摸到那人身侧的CD机关上。

学校宿舍的单人床对两个人来说空间实在促狭,除了压在对方身上也没有更好的选择了。高杉睁开眼睛的时候就看到银时匍匐在他身上专注地盯着自己,眼底似乎可以掬起一捧清泉溢着晶亮之物。

心脏猛地收紧,像是突然停止了跳动。继而又不受控制地蹦得湍急。不断递增的“咚咚”音律在针落有声的黑夜里无可遮掩。

尴尬。

他觉得脸上开始不自然地发烫。

银时偏偏旋开床头灯的开关,调到最暗的那一色档,昏昧的浅黄光打到脸上,连身体都开始觉得热。

“喂,半夜发什么疯?”他嘟囔道,声音微不可闻。

银时没答话,他看着那对盈盈碧眼在适应亮度后生出光泽,想起8岁的时候他们一起去湖边钓鱼。他举着鱼竿过了半把个小时就失去了所有耐心,于是去捉弄定力比他好得多的高杉。先是摘掉他的渔夫帽,再抢走午餐篮子里的金枪鱼饭团。高杉自是不服,扔下鱼竿和他扭打成一团,他们在湖边的草地上滚了几个来回,以银时将高杉压在身下收场。

那时候也是离得这样近,高杉的头发上还粘着几片树上掉下的叶子,整个人闻起来都是混着泥泞的青草香。潋滟的翠色双瞳似乎融入了这张扬着绿意的静谧之地,在银时看来点燃了这个夏季的整个生命力。

他附身贴上高杉的双颊,有没有落下一个吻已经记不清了。

大概是没有吧。

这样想着的银时,抚摸着近在眼前的那张脸,稍稍举起那人的下巴,倾尽感情地吻上。


飙车


等他们完事后,高杉调的凌晨跑步的闹钟也响了。

“噗,今天别跑了。”

这时床架子突然被人敲得“砰砰”响,假发的声音从帘子外面传进来:“我昨天去看了套三间房的学生公寓,月租才8万,离大家打工的地方都近。我们下周就搬进去吧。”

本来还为三间房间的分配发愁,现在完美解决了。如果不是合同问题,桂甚至想立刻搬走,他实在没办法像辰马那样沾床就睡。

被..被发现了?

高杉狠捶了银时一下,他都不想面对这个帘子背后的世界。

银时却搂着他,“害羞了吗小不点儿,迟早要让大家知道的啊。”

等两人看到辰马眼下重重的黑眼圈时,随即给了他一顿暴打。

“金时,晋介,你们好过分啊哈哈哈,哎痛,别打了啊哈哈哈。”

“新公寓前三个月的房租你来付。”

“至少前半年吧。”

“啊哈哈哈,假发救命啊啊哈哈哈...饶了我吧。”

桂一副看智障的表情,装睡就要有装睡的自觉啊,活该。

那天过后,高杉登台的时候再也没有和万齐合用一支麦。高杉亲卫队主席兼鬼兵队贝斯手来岛又子松了一口气。

“万齐前辈你的决定是明智的。”

“决定?”

“嗯,和晋助大人走得太近是会树大敌的哦。”她甩了甩马尾。

“那并非我的决定。”万齐做深沉状,“晋助的旋律变了啊,这是理所应当的事。”

“诶?什么意思?”

“放弃吧,又子。晋助已经是他人的所有物。”

“什么啊,前辈总是对我说泄气话。又子会一生追随晋助大人的。说起来晋助大人呐?今晚不是鬼兵队聚会吗?”

“比起我们,有个更适合的人在等他。”

万齐瞥向窗外,顶着头银白卷发的少年一手背起吉他,一手牵起身旁黑发少年的手,渐行渐远,斜阳将两人的影子拉长,记录着这缱绻景致。

墨镜少年微笑,那真的是上乘的旋律。

FIN.

*部酱的梗,谢谢可以让我发挥

*构思这篇的时候想到的是题记那句And I want you for my very very own.它是“In a Salty Sea"的歌词,所以标题就是这么来的

*辰马菊苣其实是无辜的,他说梦话那次真的是说梦话,他只睡了那半小时,其余时候都是装睡【你够了被辰马粉殴打】 

评论(4)
热度(43)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