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降诞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官方狐蛟设定,山水之神番外
|注意避雷:妊娠期体征变化+肉沫+产蛋

-----------
降诞

夏季的第一场雨来得有些匆忙,沙沙得扑打在窗柩上,惊扰了惬意的酣眠。高杉支起轩窗,看远山烟雾缭绕,朦胧得不真切,无数幅水帘从天悬下,与地相接。这场雨并未持续多久,太阳就迫不及待地从厚实的云层中钻出。眼前的清塘无穷碧色,硕大的荷叶随风翻卷,晶莹的琼珠从上滚落,与池水融汇一处。

高杉伸手碰了碰凌驾于莲叶上的荷花,红艳如燃的姿态甚是高傲。当初银时不知从哪里弄来的老熟莲子,一时兴起在茅屋边挖了个不足2米深的池子,把那几颗莲子破开了缝埋在淤泥里。前几年都没什么动静,高杉以为没有长叶开花的希望了。谁知到了第五个年头,严冬过后一夜之间长出成片的绿叶,并且迅速向整个池塘蔓延。一旦入夏便是一副花燃胜景,每一朵荷花都有数十枚复瓣,叫人尽享眼福。到了夜间,银色的月光流淌于塘荷之上,又是另一番浪漫景象,高杉也乐意从湖里挪到这处,和银时一起赏花喝酒。

“今年也长得这么好呢。据说那莲子能在池底千年不腐烂。”

高杉闻声转过头,银时将一枚红熟的大樱桃递到他嘴边,“挺酸的,尝尝。”

 

肉+蛋

 

高杉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趴在荷塘的岸边,他摆了摆鳍尾,感受着池水鲜活的流动。想起那枚蛋,他下意识地想上岸,身上却使不出力。

“银时....”他呼唤他。

“醒了?”听到动静的银时激动地跑出屋子,捧起高杉的脸亲了又亲,“幸好呐,我都不知都该拿你怎么办。”

“我昏过去了?那..”

“没事,还埋在坑里没有孵化,辰马守着呢。”银时猜到他的担心,把他按到怀里心疼地揉了揉,“你现在只管养好身体。”

“哪有那么弱,只不过太累了而已。”

兴许是迫不及待想目睹孵化,高杉苏醒后恢复得很快。银时将蛋转移到荷塘边的沙坑,辰马每天都来凑热闹。

“啊哈哈哈,不知道金时和小晋的孩子会是怎样的?”

“自然是蛟。”高杉哼笑。

“喂喂,没有阿银的[-哔]就没有他,应该是狐吧。”银时不甘示弱。

“蛟!”

“狐!”

“蛟!”

“狐!”

“啊哈哈哈别吵了,等孵出来就知道了。”

“如果是狐,就姓坂田吧。”

“如果是蛟,也姓坂田。”

“你别得寸进尺!”

“我养你们啊。”

这场争论以高杉红着脸钻进水里告终。

那枚蛋经过数十天恒定的光照,开始裂缝,围着它的三个人都屏住呼吸伸长了脖子。

蛋壳从内部被敲破,一条长着稀疏皮毛的尾巴伸了出来,银时眼睛发光,“是狐狸!”

“不对..”高杉看到皮毛下披着鳞片,尾端分明长着鳍。

接着两只毛茸茸的爪子攀在蛋口边缘让整枚蛋倒了下来。

那个小家伙摆着尾巴,借着爪子的力道,慢慢后退,把蛋壳甩掉。

银时和高杉都一下子愣住。

巴掌大的一条蛟龙,周身粘着滑溜溜的黏液,长着两只软软的兽耳和四只尖锐的爪子。

高杉伸出两只手指夹起它,丢到银时面前,“噫,恶心。”

“喂,这是我们的孩子啊!”

“不是你说要养的吗?”

“啊哈哈哈,我可以做这孩子的干爹吗?”

坂田杉银助就这样正式来到这个世上。

百年时光须臾而过。

又是一年盛夏,银时坐在岸边的树荫下,嘴里叼着吸吸冰。湖上漂着几枚巨型王莲,高杉侧身躺在其中一枚上,鳍尾浸在湖中拍着水。他一手撑着头,另一手举着扇子给睡在一旁的银助扇风。那孩子几乎是无师自通地学会人形变化,银时说他会青胜于蓝。而高杉就不怎么满意了,他的鳍尾几乎被厚重的皮毛覆盖,遇到水就发怵,勉勉强强学会水中换气。一旦高杉严厉训斥,他就会逃到岸上抱住银时的腿,一副委屈的模样。等银时带着他来说情,却站在他身后偷笑。高杉叹着气,这孩子果然随银时更多呢。

银时将这温馨场面尽收眼底,银助虽然和他一样一头天然的鬈发,双眼却像绿玛瑙般晶亮剔透,他总觉得透过那眼睛能看到高杉,每当这时总会满足地亲亲他肉乎乎的包子脸。银时小心地踩着湖里的几块礁石,想坐上就近的王莲划过去。当他一脚跨上那巨大的莲叶,水流推着那叶片缓缓动起来,另一只脚来不及跟上,身体往后仰跌进池里。

“笨蛋。”

高杉跃入水中,游过去把挣扎的卷毛托住。他抱着高杉的腰,被拖曳到银助睡着的莲叶旁。

“阿银以后还是不下水了。”

“没出息。”

银时看着那人像是很乐意看到自己出糗那样翘起嘴角,扯过他的头巾恶狠狠地吻上。高杉被吻得透不过气,把他按到水里,任他下沉。然后再钻到水底,继续那个吻。一旦高杉松口,银时就得追上来索要呼吸。几次三番,高杉觉得报了仇,才把他捞到水面上。

“银时爹爹,高杉爹爹,你们在干什么啊?”

两个人都没料到在水里打情骂俏被儿子都看了去,高杉又使出逃逸大法没入水中不见踪影。

银时甩了甩湿漉漉的卷毛,爬上莲叶,看到银助嘟嘴的可爱模样一把把他搂进怀里。

“啊银时爹身上湿嗒嗒的呢,讨厌!”

“银时爹在跟着你高杉爹学游泳。”

“高杉爹教我的时候怎么不是这么教的?”

“各年龄段有不同的教法嘛。”

“那你为什么学了那么久都没学会?”

“啊,谁知道呢?”

后来坂本来看望他们,银助提起学游泳的事。

“坂本干爹有什么法子么?高杉爹说我是蛟中之耻,脸色可难看了。”

“啊哈哈哈,我有个潜泳的电动螺旋桨,应该可以绑在尾巴上。”

“那也给银时爹装一个吧!”

“他不用。”

“诶?”

“啊哈哈哈,等你长大就懂了。”

那两个人无聊的情趣,坂本一想起都觉得胸闷。

等银助再大一些的时候,就跟着银时去田里帮农民做活了。次年春天都会带回自己栽种的花,把最漂亮的那朵插在高杉的鳍耳旁。

“跟他学什么不好,学这种没用的东西。”高杉捏捏他的鼻子。

“他说深海里的海公主戴着珊瑚珍珠的发饰,却不及高杉爹半分。那我想如果高杉爹再戴点什么的话,不就更好看了吗?”银助挠挠卷发。

“听他胡说八道。”

“高杉爹,我这次出去看到许多小孩子除了爹爹都有娘亲,为什么我有两个爹?我是哪儿来的?”

孩子果然到了开始烦人的年纪了。

“这个啊,我来告诉你。”银时偏巧经过,“你银时爹呢,当初在你高杉爹的身体里种下一粒种子...”

“银时!”高杉打断他,“银助还小。”

“他都200岁了。”

“喂!”

“嘛总之呢,是高杉爹浇灌了那粒种子并让它开花结果的。你就是那颗果实。”

“这样啊,你能不能再种一粒?”

“哈?”

“银助,别忘了今天还要练习游泳。”

“我..我先去睡一觉。”

那孩子一溜烟地跑掉了。银时走到高杉身旁蹲下,见他面上绯色还未消去,继续逗他。

“给我再生一个好不好?”

“滚!”

这样的高杉太可爱了,银时举起他的下巴缠.绵地吻上。

一切来日方长。

FIN.

*水下情.趣梗来自细聆樱落太太

 

评论(14)
热度(59)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