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夜色温柔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饿了于是炖肉给自己吃
|攘夷时间点是同学会篇里提到的那场胜仗后
|OOC以及不算复健

-------------
夜色温柔

坂田银时第20次抬头望向高杉晋助的时候,少年总督一言不发地注视着帐外,纹丝不动的姿态俨然一尊雕塑。当然,落进银时眼睛的那半张侧脸也像雕像般棱角分明,意外得英挺非凡。

什么时候开始的?明明那张肉嘟嘟的包子脸在自己眼前晃来晃去的日子并不久远。银时抓抓鬈毛,被抛进这场不知终点的战争之后,整个身心都对时间的流逝麻木了知觉,只有在这种片刻安定的情形下,才会察觉出变化。不仅是体征,也许还有心理。

银时低头,习惯性握着刀柄的手又紧了紧。

明明是不错的时机。

其他志士都借着这场反突袭胜仗去花街庆祝了,辰马嘻嘻哈哈想拖着高杉一起的时候被甩了脸子。

“你们去吧,我守夜。”

“啊哈哈哈,小晋你不能因为上次一时受挫就放弃了啊哈哈,那种事,一回生两回熟。”

想都不用想就听到某个棕色卷毛白痴捂。裆惨叫的声音。

“啧..没发育好的小不点果然适合留在家里玩玩乐高玩具什么的。”银时挖着鼻孔讪笑。

“你给我闭嘴。”

“诶?我可没说你呐。”白卷毛望天,“你承认得倒是快。”

桂赶忙上前按住高杉的肩膀,“你们都够了。刚和好又要吵?”

“谁和他和好了?!!”高杉眼睛冒火,仍然一副要发作的凶狠样子。

“嘛嘛,阿银也勉为其难留下吧,省得某人遇到突发状况不知道怎么应对。”

没有理会高杉的反驳,银时几乎是不带思考地做出了决定。

于是现在两个人留在驻地中央的营帐里,中间像隔了一道墙没有任何交流。

伤脑筋。

论定力,银时从来就是比不过高杉的,他已经被这可怕的沉默折磨到烦躁不堪。银时并不知道自己为何会轻易脱口要留下,也许只是他太久没有和高杉交流过了,斗嘴都没有,更别说司空见惯的日常打架。所以当今天这场战事看上去像是消融了他们之间1个月互无往来的冰冻,他的心突然跟着蠢蠢欲动起来。

还是有个可以烦并被烦的人才好啊。

明明两个人平日里一人半句接得顺畅,白天趁胜追击的时候也是默契十足地共同拼杀守护对方。怎么一到面对面的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心平气和。如果有测谎仪,他坂田银时早就原形毕露了。

那对方是否真的释然了呢?上次去过花街后,高杉再也没有出入过风月场地。辰马他们或许还将他当小孩,但银时知道,让高杉避之不及的另有其因。

那场花街指人的闹剧现在想起来都有点搞笑,一开始他潜伏在挑走高杉的那个游女房门口,视图探听到屋内的动静。而后发觉自己像个变。态。斯托卡,便选了间客室喝闷酒。

他不知道那个人也喝了一夜的闷酒。

...

滴——!

....

FIN.

*最早构思的是万事屋梦到攘夷初夜,醒来身边空无一人...
*呸,我才不要虐呢【傲娇波板糖=u=】银高最大的问题还是口不对心,所以要努力改变这个局面!

 

评论(6)
热度(51)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