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银高】情驻半生

|坂田银时 x 高杉晋助
|现代AU,摄影师 x 小说家
|仍然是开车行为
|梗借鉴电影Before三部曲

-----
情驻半生

10月的北海道已然入冬,银时漫无目的地走在空旷萧索的街头,身体不禁打了个寒颤。他佝着脖颈,把衣襟敞开的单薄风衣往腰里掖了掖。几只乌鸦哑叫着从他头顶飞过,视线流转,被蔚蓝之海包围的函馆港赫然入眼。它不像传统商港那样热闹繁忙,夕阳打在海面上,波光粼粼地起舞,码头的驳船仿佛跟着摇曳起来。眼睛和光玩的调皮游戏,银时再熟悉不过。他走近岸边,举起挂在脖子上的相机,记录下这宁静的一幕。

下午被客户临时放了鸽子还略有不爽,这会儿倒是生出种随遇而安的感慨。既然这样,就好好享受这个清闲的夜晚。傍晚五点的函馆像是提前进入酣睡,街旁的店铺多数都打了烊,街上没有几个人影,想必都涌到函馆山上期待夜幕降临。银时不喜欢人多的地方,他沿着海港漫步,让脑袋完全放空。

随意地拐进一条街想找家餐馆吃饭,前面却人头攒动。银时挠挠头想换个方向,刚转身又改了主意。他往热闹的中心地带移动,那里多半是20岁不到的妙龄少女,几乎人人都抱着一本相同的书。

什么明星的写真签售会吧。银时这么想着。

“不敢相信,我前面见到了晋助大人!!活的晋助大人!!”

“天哪,本人真的好帅!!他之前出的书我都入了,这次这本真是看得我脸红心跳。”

“我也是,那个灯塔上的吻,好浪漫。”

“你有没有觉得书里的主人公,有点像晋助大人呢!”

“不会吧?虽然我也常常脑补晋助大人被。压的香。艳场面,但还是想和他来。一。发啊。”

“就是啊,如果是的话,真是嫉妒死白夜叉了啊。”

大约是有些冷,银时连打了几个喷嚏,他抹了抹鼻子,看着那几个疯狂的小女生从他身上谈笑着经过。

白夜叉吗?

该不会是?银时笑了笑,不会这么巧吧。他挤进人群中,显得有些格格不入。还听到了旁人轻声的议论。

“哇,看耽。。美的男人,稀有物种啊。”

“大概本来就是基。。佬吧。”

没有理会那些话,银时径自走到前头的精品书屋。门口竖着的易拉宝很明确地传达了信息。

“高杉晋助新书《情留半日》签售会-函馆站”

高杉算是写网络小说起家的,那些以修罗这个笔名所著的网络作品转载次数几乎过亿。尔后他正式进入业内,迅速走红。只是近两年他的目标读者群对准了那些腐。。女子,连续写了几本耽。。美小说,扩大影响力的同时也引来不少非议。关于他是同性恋的传言愈演愈烈。

银时看到工作人员已经在拉一米栏,他刚要无视那些障碍,旁边一个猫眼大叔见状急匆匆地上前阻止。

“抱歉,客人。今天的签售会已经结束了。”

“武市。”

银时刚要找借口,听到大叔背后响起的声音。被唤作武市的男人回头,恭敬地鞠了一躬。

“晋助阁下。”

男人朝这边走来,显然他就是高杉了。唐草纹的素朴羽织也掩盖不住那身艳丽招摇的浴衣,群芳争艳的纹样让人目不转睛,绣着的彩蝶仿佛随着他的脚步在花上盘旋舞动。他看起来像是从18世纪穿越来的。这样的人光是站在那里就有吸引眼球的巨大气场,他盯着银时,脸上滑过一秒不可察觉的惊诧,从胸前掏出只烟斗抽了一口。

“晚上的安排取消。”

“但是晋助阁下...”

“帮我去打发了门口那些人,明早10点的通告我会准时参加。但是从现在开始,不要打扰我。”

口气虽然平稳,但是透着股不容拒绝的坚决。

“那么这位今天最后的客人,能否赏脸和我共进晚餐呢?”

银时愣了愣才意识过来,对方在和他说话。

他的心里突然萌生出一种宿命感,说不定下午所有的倒霉事都是为了换取这一晚。

银时跟着高杉从书店的偏门“溜走”。他们拐了几条街,进了一家高档餐厅。

餐桌上的气氛略有点尴尬,两人一时相顾无言。

“没想到还会见到你。”

“没想到会这么快见到你。”

一开口几乎异口同声。

“快?”银时低头扳了扳手指,样子有些好笑。

他们上一次见面是在9年前,英国的海港城市普利茅斯。

“啊没什么。”像是觉得说漏了什么,高杉笑了笑转移话题,“函馆的海鲜很有名。”

“这里的甜点也很有名。”银时拿过菜单看了看。

“悉听尊便。”

餐前开胃的红酒被端上来之后,他们的话也多了起来。

“所以至少让我先知道你的名字吧。”高杉举起酒杯,轻微晃了晃,很优雅地酌了一口。

“坂田银时。”

“银..时...”高杉微微启唇,慢悠悠地吐出这两个字节,像是在咀嚼着什么,那声音很低沉,尾音拖长,又带着点慵懒。

被这么一叫,银时觉得身上有些热。一定是这里过早地打开了暖气。

“我有看你的书。”

“是吗?你觉得怎样?”

“嘛,老实说你看上去不像是写出那种文字的人,大胆犀利,尤其是情|||||色||||||||场面,露||||||||骨而酣畅淋漓..”

“拜托,你可是..”高杉讪笑,他想了想起身离开座位,凑到银时耳畔,“...和我做.过的人。我是怎样的,你还不明白吗?”

银时心跳紊乱,他发现高杉是个煽动情绪的高手。至少,他被轻易地撩..拨了,却又不想先缴械投降。

“新书里的白夜叉,是我吗?”

“你猜?”

“书里的主人公在去往伯明翰的火车上被偷了钱夹。查票时,坐在旁边的白夜叉将自己的票给了他,甘愿花钱补了一张票。尔后列车经过普利茅斯,白夜叉邀请他下车同游,度过了一个..”银时咳了咳,“..浪漫的夜晚。你连地名都没改。那些发生的事我也都记得。”

“我以为你忘了呢。”

“怎么会?惹人厌的小不点,一个劲的逞强。有轻微的恐高症。喝了苹果酒后脸涨得通红。”

记忆鲜活到把他自己吓了一跳,他承认那一晚自己是动了心的。他们穿梭于普利茅斯的夜巷,仿佛踏上不知尽头的旅途。互相聊了很多,但就是不说自己的情况,甚至连名字都没有告诉。之后他们在公园的草丛里做||||||||||爱,他嗅..着他身上的体..香,一遍遍地吻..他,抱着他一同睡去,被清晨的第一缕阳光唤醒…

“喂!”高杉用手在他眼前挥了挥,“被记忆困住了吗?”

果然是写小说的人,说出来的都不是常人的话。

“我说,不经过我的同意就全写出来,我可不可以收一半的著作版权费呢?”银时痞笑了一下,大胆地伸出手抚了抚对方的脸颊,“还有..你竟然这么喜欢我。”

“你知不知道什么是小说?“高杉拍了一下他的手背,”即便有原型,它也是杜撰的东西,不要太自信了。”

“那证明给我看,你不是喜欢我。”

“喜不喜欢很重要?我只是想找个人陪我。”高杉的语气有些冷漠。

也许对方只是逢场作戏,或许那时候只是在找小说的素材。他没有恼,即便自己动了情,却完全没有进一步的行动。在知道高杉晋助就是9年前和自己有一面之缘的人之后,他从没有想过去打搅他的生活。只是默默地买下他全部的作品,看着某些情色的片段徒然自.......慰而已。第一次读到《情留半日》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是书里的白夜叉。那些文字仿佛宣泄着一场不可得的感情,浪漫的背后尽是错过。

在那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一直爱着他,只是任由时间遮盖了这热烈又无望的感情。

他坂田银时,一直是个悲观的人。

“那么,像那时候一样,让我陪你。”

刷卡上车

FIN.

*本来一开始只想写重逢后的浴缸play....结果.为了给重逢安插一个梗,想到了before sunrise/sunset/midnight三部曲,于是挪用了三部曲的骨架,内容是自己填的;

*有点喜欢这种“转角会错过,最终走直线”的感觉,没有错过的两人,祝贺;

*高杉意外得又苏了,我的锅233

 

评论(23)
热度(41)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