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yslexic Illiterate
争取喜欢银高13年
专注晋助3862年不变

昨天和朋友去上海歌城唱歌,上一次是什么时候已经不记得了。

然后很惊地发现Universal是12年海德公园的现场,也就是说,i was there.

一转眼就4年过去了,我回头看了看给布勒写的那些东西,比如下面这段,我真的没法想象他们曾给我的生活带来怎样的影响。

“昨天下班一路循环The Universal 95年BBC那个现场版,到最后竟像“Eternal Sunshine of the Spotless Mind"中的男主毫无预兆地推开人群,突然下车,只是我没有不顾一切奔向某个地点的冲动,仅仅迫切需要看一看头顶的星空,听听这样的Universal.

大概在10来天之前,我听着这个版本,等到他第二遍副歌唱出happen这个词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眼睛开始湿润,this is the moment i fall in love with Blur or Damon,无关任何歌词的意义或者乐队背景,仅仅因为他的吐字和发声,我该如何形容,这种温柔得酥化的感觉,其实Universal也并不一定需要展现其气势之美。诚然,它在我心里已经是那样的代言。

我想,还是该在高潮过后心存那种温热,随时咀嚼这其中的幸福感觉。这并不是带来励志或添加感伤,而是偶尔需要一个情绪释放口,像水那样净化干净。”

现在不会这么矫情了,但是偶尔想一想还是感激得要命,毕竟也是一场青春的相遇,并且没有留下遗憾。

What really really really could happen? It.

评论
热度(3)
© 波波 | Powered by LOFTER